熱門搜索:曹操 | 諸葛亮 | 劉備 | 三國 |
首頁 > 華夏歷史 > 漢朝歷史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時間:2019-10-09 14:11:58來源:網絡作者:清風明月逍遙客閱讀:

韓信年輕時候遭受胯下之辱,這件歷史事件很多人都是知道的,韓信能夠忍受這樣的奇恥大辱,從一個地痞流氓的褲襠下面鉆過去,是忍辱負重的代名詞,而他后來也的確令人刮目相看,他絕不是因為害怕才這樣做的。然而,這樣屈辱的事情他都能忍受,說明他的心中又更高的目標,可為什么后來卻沒有辦法禁得住權勢的誘惑,成了劉邦的眼中釘,最后死在宮中呢?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人性就是這么復雜。

公元前196年,漢高祖劉邦去世前一年,呂后讓蕭何將韓信騙至宮中,令宮女用綢緞活活將他絞殺。

時年,韓信35歲。

6年前韓信出兵滅掉30歲的霸王項羽后,便已注定今天的結局。

相比項羽的殘暴,世人給予原本可以逐鹿天下,卻終因“婦人之仁”而殞命的韓信更大的同情。關于他的故事,一再被世人傳頌,且很多被列為正面教材。

毫無諱言,韓信是個好學生,但專業書(兵書)讀的太多了,功夫都用在了研究對手身上,導致缺少時間鍛煉EQ(情商),自私之心重了一點,自卑心和自尊心又是那么地強烈,有時便不免給人以可笑的自大嫌疑——當他當上楚王回到家鄉后,他感謝了三個人:

首先是漂母,韓信賞賜她千金。在他最困頓的時候,漂母曾給他吃過幾十頓飯。但你若了解一些故事細節,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韓信賜她千金,虛榮之心勝過感恩之心。當時,韓信說,他日有成,定當千金相謝。漂母怎么說的?誰稀罕你的千金!這么大的小伙子,干點啥不能混口飯吃?我給你飯吃是可憐你,也同時為你害臊啊。

現在楚王韓信來找回自己的虛榮心了。

其次是下鄉南昌亭長。實際上,他才是韓信真正的救命恩人。韓信窮困潦倒時,亭長一直幫助他,讓他在家白吃白住。只是亭長的老婆和漂母一樣,看不慣韓信這般。當然,你也可以說,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但韓信成不成功,鬼知道?哪個人的成功不都是要靠天時地利人和?韓信若早餓死了,還鴻鵠個鬼?反正,亭長老婆故意刁難韓信,不給他吃飯,韓信一氣之下就走了。亭長還去追他,代老婆道歉,但韓信依舊不管不顧地走了——傷自尊了。

就是這個最該感謝的恩人,韓信只“賞給”人家100錢,還奚落說:“你就是個小人,做好事有始無終!”你韓信現在牛了,就有君子小人的解釋權了?人家當時收留你,未曾想過有一日你可以報恩;今日發達了,人家也沒湊趣來向你討賞,你有必要特意去這樣羞辱一位有恩的故人么?

第三個感謝的人居然是當年讓他從胯下爬過去的“垃圾人”屠夫!韓信不但封他為中尉,還大言不慚地告訴諸將:“就是這位壯士,讓我從他胯下鉆過。當時他如此侮辱我,我難道不能一劍干掉他?但殺了他有球用,他又不是秦始皇,干掉他我也不會揚名立萬,反而可能因此而償命。所以就忍了下來,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嘖嘖嘖!今天還有很多人為韓信這般做點贊!真是無話可說。細想,這可不是韓信特意為自己洗白么?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如果說,韓信對自己的恩人亭長比之好上千倍百倍,再對屠夫如此,確實可以顯示韓信的大度,但事實卻令人失望。

試想,如果世上全是韓信這般的人,還有誰愿做收留“難民”的忠厚亭長,還有誰不愿做那可肆意羞辱他人的屠夫!“垃圾人”不理他就夠了,還給他大官做!

韓信這般,真不是社會的好榜樣!

韓信的性格形成,和他的履歷有關。社會大染缸造就了真小人劉邦,也捏出了自尊心及虛榮心都極強的低EQ自私者韓信。

可以說,當他當年從屠夫胯下鉆過后,他確實看到了一個新世界,正如他說的,他原本可以干掉屠夫,但干掉一個“垃圾人”,自己也可能因殺人而完蛋。

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豈可因小折于“垃圾人”?

這是韓信得出的結論。

僅如此,這個結論是極好的,他擺正了為人極為重要的“心態”。但虛榮心驅使韓信又往前走了一點點,結果是過猶不及!

上兵伐謀。毫無諱言,韓信是中國歷史上軍事思想“謀戰”派代表人物,被蕭何譽為“國士無雙”,被劉邦評價為“戰必勝,攻必取”。

但就是這個“謀戰”派代表人物,卻沒有謀好自己的人生。

從無敗績的韓信算得上是個心理學大師,每一戰都將之用到極致,但唯獨到了他自己,卻就不行了。

醫不自治。燈下黑。在韓信身上得到最鮮明的體現。惜哉!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公元前231年,韓信出生于楚地淮陰(今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他的祖上應該是當過大官的,但到了他這一輩,就沒啥了。傳給韓信的主要有三樣東西:貴族思維、學習精神,和一把鋒利的寶劍。

但對于韓信來說,此時最重要的應該是謀生手段。母親死后,他居然連飯都不會做,也沒有任何掙錢的手段,吃完家產后,居然搬到墳墓旁搭個草棚去住。

正是這個時候,下鄉南昌亭長認識了“書呆子”韓信,出于好心,讓韓信飯點時去他家吃飯。韓信也不客氣,接連數月準時到亭長家吃飯。吃完飯也不幫忙收拾,抹抹嘴就走。亭長的老婆終于忍受不了了,故意提前吃飯,并不給韓信留飯。韓信憤然甩臉而去。亭長知道后趕忙去追,但韓信終再沒到亭長家吃飯。

不會掙錢,又不會做飯,咋辦?韓信想到了釣魚——可以烤了吃。可是釣魚也是要有技術的,韓信根本釣不到。不遠處,有幾位老大娘做洗滌棉麻工作,其中一位大娘見韓信總釣不到魚,也不離開去吃飯,就將自己的飯分給他吃。韓信也不客氣,一過就是幾十天,大娘們工作完要走了,韓信才感謝說:“等我發達了,一定好好報答您!”誰知大娘卻說:“小伙子,都這么大了還不能養活自己,我是可憐你,為你著急啊。我才不希望你報答呢,你能夠養活自己就行了!”

韓信的自尊心又給狠狠傷了一下。

韓信成為淮陰城人人皆知的“無能兒”,好多人取笑他,他倒不在乎,依舊有事沒事地背著祖傳的寶劍上街溜達。他再也沒有遇到亭長那般對他好的人,卻遇到一個潑皮無賴屠夫的戲謔:“你這家伙長的倒也人模狗樣的,還配個破寶劍,卻是個膽小鬼!”韓信看了他一眼,不理他,繼續往前走。屠夫開始大聲吼:“姓韓的,老子叫你呢,聽不見啊,你如果膽大,就用你那破劍干掉老子。否則就從老子褲襠下鉆過去!”

很多人圍觀上來,將韓信圍住。在中國,從古到今,總有那么一幫看熱鬧的從來就怕事鬧的不夠大。

韓信站住了,冷冷看著屠夫。韓信下不了臺,屠夫也下不了臺,心中倒有一絲慌亂。韓信手中有劍,他手中可沒握屠刀。

正在屠夫忐忑間,韓信卻沒有拔劍,而是低下身來,趴在地上,慢慢從屠夫胯下鉆過去了……

屠夫抹了一把冷汗,得意地笑了。韓信彈彈身上的泥土,不慌不忙地走了。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從此,淮陰城每個人都知道韓信是個膽小鬼。

韓信發誓要找回自己的面子。但是,哪一日才能得以實現?

這一晃就是22年,造就了韓信極其自尊而又極其自卑的心理,并產生微妙的自私之心。

公元前209年,韓信終于盼來了亂世——陳勝吳廣反了,祖籍淮陰隔壁宿遷的項梁項羽叔侄二人在江蘇南部起義后殺回了家鄉,韓信投奔過去。但項梁并沒有重用他。

項梁死后,項羽依舊沒有重用韓信——雖然韓信的好朋友、項羽手下大將鐘離昧一再向項羽推薦他。

項羽喜歡的是勇將——龍且、鐘離昧、季布、虞子期、英布,個個勇冠三軍——不是謀將。韓信居然看不破這一點?

不是想詆毀韓信。不過,從鐘離昧的結局來看,也能看出韓信不是一個俠肝義膽的朋友。

項羽敗后,韓信收留了鐘離昧。收留本是好友的叛軍之將,如此看來韓信確是條漢子。但結果呢?公元前201年,也就是項羽死了還沒一年,劉邦要剪除異姓王了,功高蓋主的韓信首當其沖。鐘離昧成為“由頭”。以韓信的聰明,一眼就看出劉邦的真實心思,本有意發兵相抗,自陳無罪。但僥幸心理占據了上風。劉邦就像是韓信的克星。

韓信最終聽從了手下的讒言:“殺掉鐘離昧,將頭獻給皇帝,就沒事了。”這應該也是韓信的內心寫照。

怎么說鐘離昧都是你韓信的好朋友啊,他竟然派人將之圍了起來。

鐘離昧終于看透了韓信,他不過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家伙罷了,大罵道:“韓信,你這個無德無信的小人!劉邦之所以不敢立即攻打你,無非就是怕我和你聯手(兩人結合,真可謂智勇雙全),你現在殺了我去取悅劉邦,你會死得更快!”罵完拔劍自刎。

鐘離昧說對了,韓信帶著人頭去向劉邦說明“誤會”,卻被劉邦擒拿。好在劉邦并不嗜殺,最終只將之降為淮陰侯,令其在都城建府居住。

在項羽那得不到重用的韓信抽機會跑到劉邦這邊。劉邦仍舊沒瞧上眼,只給他了個運糧的小官職。

總體來說,韓信是個肯動腦子的人,在運糧官任上,用“推陳出新”的辦法,解決了堆在倉庫最里面的糧食總是發霉的問題:把糧倉改建為前后兩個門,進糧從前門,出糧從后門,這樣,所有的糧食都流動起來了,不再會有存糧因時間過久而發霉。

或許正是因此,劉邦的后勤大總管蕭何認識了韓信,并發現他的將帥之能,在他干得不開心逃跑后,有了“月下追韓信”的千古美談。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在蕭何的強烈推薦下,韓信終于被劉邦拜為大將軍。

韓信終于熬出了頭,將“心理戰”運用到極致。

在成為楚漢戰爭勝利根本方略的“漢中對策”中,韓信主要分析了項羽和劉邦兩人的為人及性格:一個是孤家寡人,一個善于吸納各路人才,長遠來看,霸天下的項羽必為天下所共唾棄,劉邦要抗好王天下這桿大旗。具體策略則是先取關中三秦之地,后而徐徐向東蠶食,直至與項羽翻臉,逐鹿天下。

隨后小試牛刀,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使得三秦封王章邯、董翳、司馬欣麻痹大意,讓劉邦重返關中。

鋒芒畢露的背水一戰,3萬殘卒滅趙國20萬大軍。按韓信說法:“這也在兵法上,只是諸位沒留心罷了。兵法上不是說‘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嗎?況且我平素沒有得到機會訓練諸位將士,這就是所說的‘趕著街市上的百姓去打仗’,在這種形勢下不把將士們置之死地,使人人為保全自己而戰不可;如果給他們留有生路,就都跑了,怎么還能用他們取勝呢?”

滅趙后,韓信趁熱打鐵,派使者去“恐嚇”燕王,迫燕投降。幾乎與此同時,以兵不厭詐之策,將和談中的齊國吞并。

韓信一時銳不可當。但就在這個時候,劉邦已狠狠“教訓”過他一次。

在韓信滅趙后,正面戰場和項羽對抗的劉邦被打得落花流水,兵卒殆盡。這天,劉邦與夏侯嬰兩人雙騎渡過黃河,一大早趕到韓信的兵營,奪取了他的印信兵符,并召集諸侯,調動了諸侯的位置。等韓信起床后才得知劉邦來過,已奪了他的軍隊,并被封為相國了——韓信因為這一“丟人”經歷成為中國歷史上“王侯將相”都干過的唯一名人——幾年后,劉邦幾乎用同樣的手段再次剝奪了他的兵權。

韓信滅齊后,終于冒出了“稱王”的心思。這個時候,他已有獨立稱王的資本,但感于劉邦的提攜,還是決定要王位,而不是與之決裂。劉邦本欲大怒,但在張良陳平的及時提醒下,醒悟過來,立馬封韓信為齊王。

韓信心滿意足,準備出兵了,卻急壞了謀士蒯通,說你這王爵是逼要來的,即便沒有逼封王位,也已功高蓋主,不會落得好下場的。相反,多相比較,你韓信的力量反而最強,可以先做壁上觀,然后問鼎中原!

說實話,韓信是有動搖的,但“君子遺風”使他不忍背叛劉邦,而又自恃厲害,認為即便干掉項羽,劉邦也不敢派兵攻打自己的齊國,于是沒有聽從蒯通的計謀,出兵伐楚。

韓信能忍受胯下之辱,為什么禁受不住權勢的誘惑?

婦人之仁,本是韓信在“漢中對策”中對項羽的評價之一,現在卻很好地體現在自己身上。

垓下之圍,四面楚歌,29歲的韓信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將心理戰運用到極致,30歲的項羽被逼烏江自刎。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獵狗烹。

政治這玩意可不是過家家。韓信的“婦人之仁”終于害了自己。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戰爭剛一結束,劉邦即馳入韓信軍中,再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奪了他的兵權。項羽已死,沒你小子的事了,你也別做齊王了,去項羽的地盤做楚王吧。

韓信傻眼了。

得了,楚王就楚王吧,正好衣錦還鄉。

但業已年邁的劉邦怎可放心正值壯年的韓信?前面已說,韓信終于在殺掉自己的好友鐘離昧后,自投羅網于劉邦手中,被貶為淮陰侯,“軟禁”在都城。

劉邦不忍殺韓信,但呂后不同。她比劉邦小很多,還等著劉邦死后垂簾聽政呢,可不想給自己留下大禍害,所以趁劉邦外出平叛的機會,命令蕭何將韓信誑到宮中,將之處死,留下兩個著名的故事: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

知己當然是指蕭何,存之者,漂母;亡之者,呂后。

看破天下之人的韓信終沒有看破自己!

相關閱讀
最新更新
網友評論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的感想如何?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吾愛詩經網立場。

吾愛詩經網 [email protected] 2016-2017 www.kzhvno.live
本站資料均來源互聯網收集整理,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跟我們聯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號 : 鄂ICP備17010329號-1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749號

拱趴大菠萝十三水论坛